第二十二章 吃垮怡红楼大作战(二)【1 / 2】

李力翻开菜单看了一会儿。

手一指什么的各种面食说道:“就这些吧!这回我换这来,你们应该不会让我吃得不尽兴了吧?”

二掌柜的看着李力在菜单中画的一圈,心里估算看了下,这些面食没有一道菜是超过十个铜板的。

都是一些素面,蒸饼之类的。

这十两银子要吃到什么时候啊?撑死你算了。

没好气的二掌柜下去吩咐后厨去了。

李力叫过来伙计问了下茅厕在哪之后,去解决了一些。

虽说消化能力变强了,但还是会有杂质要从身体中排出去。

这也难怪那些修仙之人要避免五谷杂粮。

穷一点的呢,就餐风食露,有钱的呢,就没事炼个丹,氪个药。

刚刚迈进门槛的李力也避免不了解决生理上的问题。

一连在怡红楼待了三天。

李力的身份也被这些好事的围观群众给暴的一干二净。

大家进来也不着急点菜了,都是点了一壶茶水,都想看看这个无底洞的李力还能吃多少。

三天的时间中。

从一开始的清汤面到各中素面。

真不是贬低同福客栈的李大嘴,人家怡红楼的清汤面怎么说也是高汤浇出来的,面也是现揉的。

那个味道好极了,面也筋道。

不愧是开酒楼的。

就是苦了后厨的那些白案厨师,三班倒的情况下居然都赶不上李力进食的速度。

要不是李力还要去茅厕,说不定连缓口气的时间都没有。

但就这样还是累倒了两个,跑了五六个学徒。

这揉面也是门手艺活,也是一门力气活。

其中有一次,一名学徒就是抱着李力吃不出来的心理,随便揉了几下。

李力就只是尝了一碗,当场就掀桌子了,“软趴趴的,就你们也想开酒楼。”

一旁看热闹的顾客也在一边起哄。

要不是赛貂蝉这个怡红楼真正的掌柜出面赔礼道歉,还真就让这个酒楼名声尽毁。

赛貂蝉还是给每位赔了一只半尺长的大虾才将这事情压了下去,又开除了那个糊弄事的学徒才彻底解决。

也知道,李力这个无底洞本来就是对面同福客栈的伙计。

知道这事情不能就这样算了,迟早得早佟湘玉算账。

但是这李力就不那么好处理了。

赶也不是,不赶也不是。

只有让他这么吃下去了。

反正也就十两银子,等店里的主食都吃完了,大不了说连下准备不足,再赔上一点东西也就能打发了。

而李力也不是那么好打发走的。

李力早就在心中思考过了,得主食吃完就把事情闹大一点,还能在白票一些好东西,而佟湘玉给自己的十两银子说不定还能拿回来。

三天后,后厨终于是顶不住李力不分日夜的怎么一直吃下去。

后厨的一众大厨加学徒全部集体罢工,还要休息几天。

而李力正倒着茶水,慢慢的喝着。

“怎么还不上啊?”

赛貂蝉在一旁赔笑道:“这后厨的米面都已经耗光了,真是对不住啊!这是小店考虑的不周,扫了贵客的雅兴。

要不,客官点点别的菜。

我们这的···”

赛貂蝉正要继续说下去,一个丫鬟就凑到赛貂蝉耳边小声的说了后厨的情况。

“掌柜的,后厨的米面倒是还有,就是那些大师傅们已经累的不行了。

再怎么劝都不动手了,有几位直接就回家休息去了。

掌柜的,您快去安抚几下吧~

不然,那些大师傅可就真就不干了~”

李力在一旁偷偷的竖起耳朵偷听,知道了后厨发生的事情后,态度直接就嚣张了起来,这要不趁火打劫一下,还对得起直接血雁客这个名号中的雁字吗?

李力在一旁清咳了一声,“赛掌柜,商量好了没有。你这酒楼还能不能继续上菜了。

我这肚子可是又饿了。

不过你说要换个菜色,这我也可以答应你的。不过你可要打个折扣才行。”

赛貂蝉虽然知道了后厨的情况,但也不能坠了自己的气势,对方不过是一个小伙计而已,能有几个钱。

“行行行,说到底是我们招待不周,我给您打个九折怎么样,早已经是成本价了。”

李力一口答应道:“没问题。那我就点个肉丸子吧!”

赛貂蝉一听,心中一喜,这道菜在菜单上只有几道,而且价钱还很贵,等下我去后厨劝两下也就行了。

“不知道,客官要的是那道肉丸子啊?”

李力随意的说道:“随意,你先上个一百道再说吧!”

赛貂蝉故作惊讶的捂着小嘴说道:“那可是很贵的啊!少说也要五十两银子!”

李力无所谓的说道:“不差钱,你随便上。可要有一点,就是要快,不要让我等太久了!”

赛掌柜装作为难的样子说道:“可是这饭钱···当然如果客官是想尝尝味道,我倒是能做主送客官一两道,外加一壶好酒。”

李力看了赛貂蝉一眼,知道她心里打的是,如果自己拿不出钱,就可以名正言顺的不做自己的生意。

还好自己有准备,李力从怀中拿出一张邹巴巴的银票出来,“喏,这是平安票号的银票收据。赛掌柜可不会不认识吧!”

赛貂蝉拿起李力拍在桌上的银票,仔细看了下,的的确确是平安票号的银票。

嘴上不输阵的说道:“好,你等着。”

说完就转身往后厨方向走去。

赛貂蝉来到后厨。

就看见一个大厨正带着几个学徒收拾东西。

赛貂蝉装作疑惑的问道:“张大厨,您这是要干什么啊?外面的客人可都还等着呢?”

张大厨颤颤巍巍的举起手就是一甩,“谁爱伺候,谁伺候去。要不是我抓阄输了,我早就回去了!”

“哟,张大厨。干嘛这么大的火气啊!不就是做几道菜吗?至于这样吗?”

张大厨一听,“什么?你说就几道菜?你看看,你看看。你把我和我的这些学徒都累成什么样子了啊!”

赛貂蝉还真没仔细打量这些学徒和张大厨,以赛貂蝉这个身份,是很少有时间和心情来后厨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