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:五鬼葫芦【2 / 2】

“问题大了,你的面相显示,你应该死在那只水鬼手中,但你却活了下来,躲过了这场大劫,有人强行救了你,违背了因果。从此你的肉身在其他鬼眼中便是一个活着的容器,强占你的肉身不会有一丝的不契合。”

说到此处,九叔露出了一个高深的笑容:“所以那个高人把这葫芦给了你,所有靠近你的鬼魂都会被这葫芦收入其中。”

听到这话,余子文吓了一跳,九叔这算的也太准了。居然连自己前身已经死了都算的出来,不过还好,九叔没有看出他是穿越过来的。

既然这一切都说清楚了,肥宝便拉着余子文离开了九叔家,早早的去开了自己的粥摊了。

余子文算了算时间,也跟着进入了何记粥铺。谁料,何记粥铺的门已经早早的打开了。

“你去哪里了。”何掌柜撇着眼睛看向余子文问到。

“我去肥宝哪里了。”

“你去他那里干什么?泄露我们粥铺的机密?你想干干,不想干就走。没人逼你在这里呆着。”何掌柜威胁到。

“行吧,那我离开。”余子文满不在乎的说到。

“什么?你说什么?”何掌柜带着怀疑的目光看向余子文。

“我说,可以。你结完我这几天的工钱,我现在就离开。”

“你…你可不要忘了,当初是你没有地方去,我看你可怜才给你一个去处,你现在敢这么跟我说话了?”何掌柜难以置信的说到。

……

“哼,这是三十枚铜钱,你一个月一银元,但你只干了四天,扣你一天的工钱,你没意见吧。”何掌柜吹着胡子说到。

“没有。”余子文并不想和他过多的计较。

“算你识相。”何掌柜撂下三十枚铜钱,转身便离开了。

余子文也拿好了自己的东西,出了门。

“诶,你店里今天生意不忙吗?怎么你这么早就出来找我了?”肥宝有些惊讶的说到。

“我辞职了。”余子文淡定的说到。

“什么?那内个奸商给了你多少工钱?”

“三十枚铜板。”

“什么?我去找他去,这也太黑了。”肥宝气愤的说。

余子文一把拉住了他:“不用,当初多亏了他收留了我,才让我不至于无处可去,这点小事就不用计较了。只不过,这几天可能要麻烦你一下了。”

“没事,你就先呆在我这里吧。反正多个人,家里也显得热闹。”肥宝大气的摆了摆手。

“哦,对了,我们早上走的有点早,把小红她们娘俩都忘了,你去带碗粥给小红的母亲吧。”

“嗯,好。”说罢,余子文拎起打包好的粥给小红的母亲。

看着小红给自己母亲喂粥的温柔场面,余子文一个人退后,关上了房间,自己则是去了昨晚睡觉的房间。

进屋,余子文谨慎的关上了房门,掏出了那只狐仙给他的羊皮卷,只见上面的开头有些九个大字。

五鬼葫芦祭炼秘术。